您好,欢迎来到分之道网校教育招商加盟平台
分之道在线教育平台
分之道网校一站式解决小初高学科记忆需求
加盟分之道网校的各种优势
线下教育面临寒冬,K12在线教育崛起
在线教育与线下教育机构的优势
分之道网校的课程特点
分之道全程全科记忆网校
分之道网校的课程优势
加盟分之道网校的运营支持

教育辅导 |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辅导
分之道教育招商加盟

教育行业是一个常青行业,一直非常热门,各类教育机构都赚得盆满钵满,随着二胎开放,这个行业变得更加热门,市场更加庞大。对于这么大体量的市场,开办一家什么样的教育机构,能够打破传统,从固有的业态里脱颖而出呢?开办一家教育机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成本是非常大的,并不适合像我这种做教师,所以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家教育品牌招商加盟信息进行对比,包括各种模式进行分析,最后选择了加盟分之道网校,因为无需经验、无需团队、无需旺铺店面、无需招生、无需讲师、无需广告、无需办证这七个点,有好几个让我心动,特别是全程全科在线记忆网校的这种模式摆脱了地区和时间限制,突破传统,只需有一台手机或者是平板电脑就可以随时随地的观看视频进行学习,我还特地把体验课都看了一遍,发现动画模式,既不枯燥又容易记住,画面也很清晰,相信可以获得很多家长和学生的青睐。分之道全程全科记忆网校,独家研发“B2B2S”经营模式,集教学、录制、直播、点播、互动、资源、管理、应用于一体,传播知识教育学生,造福社会大众。分之道城市合伙人发展合伙人,合伙人直接面对客户,用户购买课程,合伙人和城市合伙人获取对应的佣金,佣金可高达70%。非常强大的后台系统,每一个合伙人和消费者的订单都能清晰看到,以及盈利随时可以查看,提现也方便快捷,我用了3个月的时间回本,现在已经开始赚钱了,基本每天都能推出一张学习卡,几百块钱就到手了,还是蛮轻松的,就平时休闲时间推一推。现在分之道凭借自身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市场运作能力,推出终端市场连锁经营方案,将丰厚的利润回报、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市场资源让利给事业合作伙伴,共享市场巨大财富金矿。 热忱欢迎各界有志之士加入。

灰熊质疑跟谁学伪造学生数及非法营销,红黄蓝一季度净亏扩大十倍 | 一周教育要闻

本周,做空机构灰熊研究公司第二次发布针对跟谁学(GSX.N)的沽空报告,并得到浑水与香橼等做空机构的点赞支持。报告称,跟谁学的学生人数和收入被夸大了约900%,并似乎正在进行大规模的非法营销活动。但此次做空并未对跟谁学股价造成影响,跟谁学对此还回应称,报告中列示的数据大多是编造的。

同样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教育(NYSE:RYB)也备受关注。由于疫情影响,导致其服务与产品收入双双下跌。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其一季度净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3430万美元下降到1730万美元,降幅高达49.5%;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3201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1092.6%。

以下是本周的教育要闻:

跟谁学遭第八次做空,灰熊质疑其伪造学生数及非法营销

做空机构灰熊研究公司(Grizzly Research)于6月2日发布跟谁学(GSX.N)沽空报告,这是继三个月前Grizzly Research首次发布做空报告后的再次狙击。

在做空报告中,Grizzly Research称,跟谁学的学生人数和收入被夸大了约900%,实际学生数和营收仅为公开披露数据的11%。Grizzly Research还称跟谁学似乎正在进行大规模的非法营销活动,并认为该公司的核心营销策略是围绕着身份盗窃展开的。该机构称,跟谁学购买了超过20万个虚假的微信账号,在对其抽样调查的3000个账号中,大部分都是该公司的老师。详情点击>>

净亏扩大逾1000%,红黄蓝还是没逃出亏损命运

受疫情影响,红黄蓝教育(NYSE:RYB,下称红黄蓝)2020年一季度营收大幅下降,净亏损扩大十倍。红黄蓝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其一季度净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3430万美元下降到1730万美元,降幅高达49.5%;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3201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1092.6%。

由于疫情影响,红黄蓝从1月下旬开始关闭在中国的所有校区,导致其服务与产品收入双双下跌。服务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3180万美元降至1680万美元,降幅为47.3%,产品收入从去年同期的240万美元下降为50万美元。详情点击>>

12.7亿收购款未支付,美吉姆上演“空手套白狼”?

价值33亿的“早教并购第一案”再起波澜。深交所下发了对美吉姆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问题直指33亿收购天津美杰姆的相关进展,深交所注意到的具体情况引发关注。

问询函中披露,截止2019年12月31日,美吉姆承诺的33亿收购价款,尚有12.71亿元未支付。而这距离2018年11月,完成收购美杰姆100%股权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

追根溯源,这笔33亿“早教并购第一案”,还要从中植系的那场变局说起。2018年3月中植集团将其子公司中融信托70.45%的股份“贱卖”给经纬纺机。随后,中植系金融投资平台中植启星主导买下了三垒股份。三垒股份也不辱“中植系教育资产证券化平台”的使命,将眼光投向了儿童早教行业。详情点击>>

【深度】升学摇号之后,别人家的孩子不香了么?

4月底校内直升摇号结果出来当天,王会锋所在的家长群炸了锅。他的孩子就读于上海浦东平和双语学校(后称平和),今年有147位五年级学生参加升学摇号。尽管第一轮校内直升成功率高达92%,比往年的70%还要高,但仍有12位孩子没能顺利摇上,而且大多是学霸。

据王会锋介绍,有一位英语特别好的孩子在第二轮全市摇号后,退而求其次的申请了一所冷门民办学校,仍未成功。

“大家才意识到,这是货真价实的摇号,没什么猫腻。”王会锋告诉界面教育,从摇号政策公布以来,身边的家长怀抱着侥幸心理:只要你牛,学校不会把你摇出去。“围观小升初的这一届学生后,我才意识到阴谋论根本不存在。”他说。详情点击>>

海淀黄庄静悄悄

线下教培迎来倒闭潮,即便在最能代表北京课外班水平的教育圣地海淀黄庄,许多机构也选择了撤退,过去晚上9点钟还在上课的大厦,如今到了7点半就没人了。

转型线上是许多线下机构的自救方式,但在教学效果、价格上遭遇重重挑战,有机构直接接到家长投诉:转线上后,孩子成绩下降了。

更严峻的挑战是,一旦用户在线上上课的习惯养成,线下机构的存在价值会被进一步压缩。万万没想到,宇宙教培中心海淀黄庄也会有人去楼空的一天。详情点击>>


与《灰熊质疑跟谁学伪造学生数及非法营销,红黄蓝一季度净亏扩大十倍 | 一周教育要闻》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相关新闻
'); })();